行業動態

勞務派遣成奢侈品巨頭古馳的“逃責擋箭牌”

新華網深圳10月12日電 (記者烏夢達、王攀)新華社“中國網事”欄目日前報道了國際知名奢侈品牌古馳(gucci)涉嫌“加班黑幕”及“虐待員工”,不少員工指責古馳管理做法違反相關勞動法律法規,引發社會各界的關注。古馳方麵11日晚間發表聲明稱:已撤換有關管理人員及店鋪主管。與此同時,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深圳勞動部門也已介入事件展開調查。

  然而,記者進一步追蹤該事件發現,因為利用勞務派遣製度存在漏洞,令古馳的這起發生在深圳的勞動糾紛案件麵臨“異地監管”難題。在奢侈品巨頭不斷從中國市場獲得巨額利益的同時,如何通過加強監管讓它們真正承擔起等量的社會責任,成為值得深思的課題。

  古馳“緊急聲明”撤換勞動爭議店鋪主管

  11日晚間,古馳公司發表聲明,稱“注意到少數幾位前員工投訴的媒體報道”。聲明表示,企業已經“撤換有關的管理人員及店鋪主管”,並準備“加強對店麵管理團隊的培訓,重申公司的人事管理原則及持續改善所有店鋪的員工福利與工作環境”。

  “中國網事”記者12日淩晨采訪古馳公司傳訊總監。這位黃姓負責人則進一步聲稱,深圳的勞動爭議“隻是一件特殊事件,全國其他店鋪並無類似問題。”

  然而,勞動爭議案件中的離職員工對此並不認同。一位女員工說,自己早從今年1月起就開始向古馳要求補發被拖欠的加班費,但對方一直沒有給予賠償,“聲明更像是危機公關,通過處理一兩個管理人員來轉移輿論壓力。”

  勞動部門監管困難:勞務派遣變身“擋箭牌”

  記者在追蹤調查中發現,盡管深圳市有關部門已經著手展開調查,但案件的查處卻碰上了令人意外的“擋箭牌”。

  “這是一起前所未有的案件。”深圳市羅湖區人力資源局勞動監察中隊隊長王麗君表示,如果所有的勞資糾紛案件都和“古馳案”一樣,“澳门赌大小的辦案人員增加10倍都不夠。”

  調查表明,古馳的深圳品牌店建立了一套複雜的勞動用工製度。羅湖區人力資源局法製科科長馬鐸說,深圳的古馳店鋪員工雖然歸屬古馳管理,但與這些古馳員工簽訂工作合同的,又是深圳市南山區一家名為南油外服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的企業。

  “換句話說,這些員工簽署的都是勞務派遣合同。澳门赌大小發現,員工在簽約後,首先被‘派遣’到古馳上海總部,然後再’派遣’回深圳進行工作。因此,當澳门赌大小需要就發生在深圳的勞資糾紛進行調查取證時,所有的調查就變成了異地調查。這樣不僅費時費力,而且調查取證會遇到很大阻力和困難。”馬鐸說。

  有關人士認為,古馳的做法,有濫用勞務派遣的嫌疑。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派遣一般在臨時性、輔助性、替代性工作崗位上實施。然而,不少離職員工表示,深圳古馳店鋪大部分員工簽訂的合同期限至少都在兩年,“澳门赌大小的崗位無論怎麽看,都很難用臨時性、輔助性來形容。”

  馬鐸表示,勞動監察部門無法界定古馳濫用勞務派遣是不是明知故犯,但事實上確實給勞動部門的監管帶來了很大難度,“即使最終認定古馳在用工方麵存在違法行為而進行懲處,也將形成異地處罰,執行難度也會加大。”

  濫用勞務派遣應當劃上“休止符”

  近年來,包括古馳等在內的一批跨國巨頭在中國市場上風生水起,業績飛速攀升。如古馳公布的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其大中華區收入增長了35.6%,可謂賺得盆滿缽滿,而這也讓古馳拖欠員工加班費用的相關勞動爭議顯得更加“刺眼”。

  據一位辭職的員工介紹,古馳在深圳的50多位員工中,除了少數管理人員外,絕大多數簽訂的都是勞務派遣合同。而這種情況在其它奢侈品企業中同樣存在。但因為一些奢侈品品牌有著巨大的利益空間,能夠在一定時間內給予這些“勞務派遣”員工相對豐厚的報酬,一定程度上掩蓋了製度缺陷的風險。例如,據一些員工介紹,自己在古馳工作期間每月收入約為三四千元,相比同類從業者來說工資並不低。

  記者了解到,國家有關部門已經對勞務派遣被一些跨國企業濫用的問題有所了解,並開始調研如何完善、規範勞務派遣製度。

  而不少網友提出,像古馳這樣的錯誤,不是一紙聲明就能抹掉的。在推動法律製度完善的同時,勞動監察等部門也應對員工投訴內容進行嚴格調查,一旦查實,應根據有關法律予以嚴懲。